1. <ins id='lobo6'></ins>

          <code id='lobo6'><strong id='lobo6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i id='lobo6'><div id='lobo6'><ins id='lobo6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<i id='lobo6'></i>

          <dl id='lobo6'></dl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lobo6'></fieldset>
          1. <tr id='lobo6'><strong id='lobo6'></strong><small id='lobo6'></small><button id='lobo6'></button><li id='lobo6'><noscript id='lobo6'><big id='lobo6'></big><dt id='lobo6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lobo6'><table id='lobo6'><blockquote id='lobo6'><tbody id='lobo6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lobo6'></u><kbd id='lobo6'><kbd id='lobo6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2. <acronym id='lobo6'><em id='lobo6'></em><td id='lobo6'><div id='lobo6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lobo6'><big id='lobo6'><big id='lobo6'></big><legend id='lobo6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  <span id='lobo6'></span>

            撿瞭一個老婆帶回傢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0

            濟南府有個富戶,主人姓張名敬禹,三十歲年紀。

            這張敬禹雖然傢財百萬,卻一不去酒樓茶肆揮霍,二不到花街柳巷銷魂,專愛習武讀書,交朋會友,他的文章和武功在方圓幾百裡都很有名氣,提起張員外,沒有人不豎大拇指的。

            這一年清明節快到瞭,張敬禹突然想起去年妻子鄔氏生病時,自己許下一個到嶗山進香的願還沒還呢。於是便跟夫人打瞭招呼,備足銀兩,帶上一名老仆去瞭嶗山,在上清宮還完願,他就帶瞭老仆就地觀賞嶗山的好景色。

            主仆兩個玩興正濃時,忽然傳來一陣嘈雜聲,一堆人正圍著在瞧什麼熱鬧。張敬禹走過去一看,隻見圈裡跪著一個年輕女子,蓬頭垢面,衣衫襤褸,身戴重孝,鬢插草標,正在自賣自身的。小女子身邊糾纏著三個遊客打扮的男人,正動手動腳地要調戲她,小女子又羞又怕,連喊救命

            這時候,隻聽圈外一聲斷喝:青天白日,仙山聖地,何人敢此撒野?可這話剛落音,三個傢夥中的一個抬腿踩住一塊大石頭,咬牙切齒道:哪個小子陽壽盡瞭,竟敢管老子的閑事?說罷,腳下一用力,那大石頭竟然半截被踩進瞭土裡。

            這樣功夫的人誰敢惹啊?那說話的立刻嚇得沒瞭聲音。

            可是張敬禹眼看著小女子受辱,心裡實有不忍,於是牙一咬,答瞭聲:是我喊的。他分開眾人,擠進瞭圈子。

            張敬禹問小女子:你這妹子,為何自賣自身,又怎麼得罪瞭他們?

            小女子哭瞭:奴傢哪裡敢招惹他們呀?奴傢爹爹客死他鄉,可奴傢實在無錢給爹爹下葬。爹爹生我養我一場,我怎麼也得給他買副棺材。如果哪位好心人幫奴傢安葬爹爹,他以後就是奴傢的主人,為婢為妾,奴傢唯命是從。

            張敬禹抬頭望瞭一眼那三個混賬傢夥,不禁嘆息道:妹子小小年紀就這麼孝順,真讓我們男人臉紅呢!來,我與你出錢,把棺材買瞭。大傢散去吧!

            誰知張敬禹話音剛落,那三個傢夥中的一個上來劈手抓住張敬禹的肩就罵:何方來的野驢,算你有錢呀?說罷,使勁一推一搡。

            任是誰,吃他那麼大的蠻力,不被推搡得前仰後倒,也得揪下一塊肉來。可誰知張敬禹竟然如同生瞭根一般站在那裡,紋絲不動。

            眾人不由齊聲喝彩,那三個傢夥慌瞭神。

            張敬禹說:我是來進香還願的,不宜殺生,你們快逃命去吧,省得一會兒我改瞭主意。

            三個傢夥哪裡還有話說,屁滾尿流地立刻擠出人堆溜瞭。

            張敬禹嚇跑瞭那幾個傢夥,低頭見那小女子跪在地上直給他叩頭,連忙把她扶起,問她:妹子不必如此,你且說說還需多少銀兩?

            小女子說:二兩銀子足夠瞭。

            張敬禹道:難得你一片孝心,我不幫你,天不容我。這裡有一錠銀子,是五十兩,你好生葬父,餘下的做嫁妝,尋個可心的人兒,安心過日子去吧!

            小女子一聽,再三朝張敬禹叩拜,哭著說:請恩公好事做到底吧!小女子孤身在外,又惹著瞭那幾個歹人,怎麼辦得瞭事?

            張敬禹一聽,點頭道:妹子說得也是!

            他轉頭對相隨的老仆說:也罷,那我們就晚回去幾天吧!他讓老仆幫小女子買來棺材,一起把小女子的爹爹下葬瞭。

            這小女子姓藺,名玉蘭,年方十六,打小死瞭娘,跟隨爹爹長大。如今爹爹沒瞭,她依靠誰去?經不住小女子再三懇求,張敬禹心想:看來這小女子人錯不瞭,恰好妻子鄔氏不會生育,我不如就納她為妾,患難之交,她不會對自己生二心的。

            主意一定,張敬禹於是就對玉蘭說:也罷,你就先跟我回去,我同大娘商量瞭再定。

            張敬禹回傢後,跟鄔氏說瞭此事。舊時,有錢人納妾天經地義,鄔氏沒得說,隻好答應,不過說定待玉蘭孝滿一年,方可跟張敬禹圓房。

            過去子女守孝,為表示哀傷,是頭不梳臉不洗的。玉蘭當初蓬頭垢面,哪個也沒留心她生的是啥樣子,可待到孝滿一年,她沐浴過後,換上鄔氏為她備下的衣裙,來給大娘磕頭時,張敬禹夫婦都驚呆瞭:這妹子簡直是天仙一般的美貌!

            鄔氏心裡不禁暗暗叫苦:男人都喜新厭舊,出瞭這麼一個狐貍精,往後的日子可不好過瞭。

            而張敬禹呢,娶瞭這麼漂亮的小妾,他心裡自然十分高興,終日裡廝守著玉蘭不肯離去。而玉蘭卻十分賢惠,常常勸張敬禹說:官人應當多溫存一些大娘,這樣,奴傢也好做人。還有,官人一身好功夫,江湖上不可能不得罪同行,練功懈怠不得呀。

            張敬禹沒想到玉蘭小小年紀竟然如此有見識,心裡不由更加疼愛。

            再說鄔氏,當初答應張敬禹納瞭玉蘭,事後天天看著這場景,真是一天悔似一天。於是就變著法子在玉蘭面前拿架子,連自己的尿盆也要玉蘭去倒。兩年後,玉蘭生下一個兒子,雖然管鄔氏叫,管玉蘭叫,可鄔氏心裡怎麼想怎麼別扭,整日裡就更加沒瞭好臉色。

            張敬禹覺得鄔氏這樣待玉蘭太過分,自然就越發冷落她。

            這天,張敬禹正在院子裡練功,突然大門不敲自開,昂首闊步進來四個大漢,進門就大吵大鬧,要會會張敬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