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'fwtx'></dl>

  1. <acronym id='fwtx'><em id='fwtx'></em><td id='fwtx'><div id='fwtx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fwtx'><big id='fwtx'><big id='fwtx'></big><legend id='fwtx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<ins id='fwtx'></ins>

    <code id='fwtx'><strong id='fwtx'></strong></code>
    <i id='fwtx'></i>

      <fieldset id='fwtx'></fieldset>

        1. <span id='fwtx'></span><i id='fwtx'><div id='fwtx'><ins id='fwtx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2. <tr id='fwtx'><strong id='fwtx'></strong><small id='fwtx'></small><button id='fwtx'></button><li id='fwtx'><noscript id='fwtx'><big id='fwtx'></big><dt id='fwtx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fwtx'><table id='fwtx'><blockquote id='fwtx'><tbody id='fwtx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fwtx'></u><kbd id='fwtx'><kbd id='fwtx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八十張車票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39

            尹文海和女友小霞談瞭一年多的戀愛,眼見快到情人節瞭,他打算給小霞買點禮物。買貴的,他有些舍不得,買便宜的,又覺得拿不出手。

            這天,他走在小巷裡,腦子裡想該上街買些什麼呢,一輛摩托車“呼”地從身旁駛過,正拐過前面的巷口時,突然從車後座上掉下一個皮包。尹文海大叫一聲:“你的包掉瞭!”可騎車的男子根本沒聽見,早就消失在巷口。

            尹文海走上前去,從地上拾起皮包,打開一看,裡面有近千元錢。他回頭看瞭一眼小巷,靜悄悄的沒有人。突然他腦袋裡閃出一個念頭來,看來這是上天送給自己的啊,這些錢正好可以買禮物送給女朋友瞭。

            他拿著包興沖沖地出瞭巷口,就往珠寶店走去,好歹這些錢也能買一個像樣些的戒指。

            轉過一條街來到珠寶店門口,剛踏進門,就聽有人叫道:“你怎麼在這,是不是想買東西?”回頭一看,正是女友小霞。

            尹文海大喜,急忙說:“對瞭,我正想給你買一枚戒指呢,本想給你一個驚奇的,既然你遇上瞭,就自己去挑選吧。”

            小霞看瞭一眼尹文海,笑道:“你的傢底我還不知道?想逞能吧!還是別亂花錢瞭。真想送我禮物,送一朵花就行。”他們都是在外打工的,能有多少收入大傢都清楚的,兩人都為將來做準備,是不能有多餘的錢來買這些奢侈品的。

            見小霞不相信自己,尹文海急忙拉開手中的包,露出裡面的錢來:“你看看,我真的剛得到一筆錢,正準備給你買禮物呢!”

            小霞接過包來一看,果然見包裡有一千多元錢,吃驚地問道:“你這錢哪來的?”

            尹文海一怔,剛才他隻看到包裡的錢,就高高興興地來瞭,還沒仔細看看裡面還有些別的什麼呢,萬一有丟包人的身份證之類的話,讓小霞誤認為自己是賊,可不是好事。他急忙說:“是老板剛給我的獎金。”嘴裡說著,伸手想去將包拿回來。

            誰知小霞一閃身,讓他的手抓瞭個空。她拿著包翻瞭一陣,尹文海的心也吊瞭起來。眼見包裡除瞭這些錢和一個紙包外,並沒有任何證明主人身份的東西,他這才放下心來。急忙說:“走吧,進去選一件你喜歡的。”又想拿過皮包。

            小霞卻沒走,而是將皮包裡的那個紙包拿出來,問:“這是什麼?”尹文海急忙說:“我也不知道,剛才是一個朋友給的,說讓我替他拿一下,我也不知道是什麼。”話音未落,小霞已經將紙包打開,兩人低頭一看,不禁吃瞭一驚,這些紙片不是別的,全是清一色的車票,

            這些車票大紙有七八十張,全是從這城裡到金城市的往返車票。小霞看瞭一下,有最近的,也有一年多以前的。她面色一變,突然問道:“你去瞭金城這麼多次,怎麼沒聽你跟我說過?”

            尹文海急忙解釋:“這些東西不是我的,是一個朋友叫我幫拿的,我也不知道他留這些車票做什麼。”

            小霞冷笑一聲,說:“誰這麼無聊啊,沒事專門收集車票?說吧,是不是有什麼特別的紀念意義,所以你才舍不得丟,一直收藏著。”

            尹文海一聽不好,這小霞什麼都好,有時就是愛使一些小性子,有時又有些多疑,讓他又愛又惱。他急忙申辯,可小霞哪肯聽他的,拿著皮包說:“說不定這一年來,你一直去會某個女人呢,你不解釋清楚,我們之間就算完瞭。”

            小霞說罷也不理會尹文海,氣沖沖地走瞭。尹文海的頭一下子大瞭,小霞這一說,很多事情真的說不清楚瞭,他可不敢說包是撿來的,小霞為人正直,知道他撿瞭錢據為私有,一定看不起他的為人。他再去找小霞時,小霞卻不願再理他瞭,聲稱不將車票的來歷解釋清楚,就跟他分手。

            尹文海無奈,思索著怎樣解開小霞的疑慮。當天他就將阿旺叫來瞭,對他說撿瞭一個皮包,希望阿旺幫承認車票是他的,但尹文海並沒有說錢的事。阿旺埋怨道:“你也是大意,沒事撿一包車票放袋裡做什麼?”尹文海隻得說:“我看那隻皮包挺好的,就留瞭下來,哪想裡面有這些東西啊。”

            阿旺點頭同意瞭,兩人找到小霞,阿旺立即說那些車票是自己的。

            小霞就問:“那你留這些車票做什麼?”阿旺一怔,幸好剛才他路上已經想好瞭,就說:“我認識好多金城市的人,他們都是在單位上班的,有時來往搭瞭順風車,又想找車票去報賬。所以我就專門收集那裡的車票,給他們拿回去報,他們也給我一點煙錢。”小霞感到奇怪:“舊的車票日期也不對啊,人傢也要?”

            阿旺笑道:“雖然寫有日期,但報賬時都要在車票上簽名的,如果有意將名字寫在日期的地方,一般財務也不理會的,他們隻看票價和地點。”

            小霞神色似乎緩和瞭許多,尹文海剛要放下心來,突然小霞又問:“從這裡到金城,今年和去年的票價是多少?”阿旺又是一怔,隻得說:“我也沒看清,大約八九十塊吧,不過他們拿瞭票隻是給我十塊。”小霞冷笑一聲說:“收集瞭兩年的票,竟然不知道票價,這也太離譜瞭吧!”也不理會兩人,獨自走瞭。

            尹文海真沒計瞭,急忙追上去,承認這包是撿來的。

            小霞怒目一瞪,說:“撿?我看你是偷的,我雖然隻是個打工的,但決不會跟一個賊談戀愛。”不管尹文海如何發誓,她就是不信,最後還說:“除非你能找到失主,證明你不是偷的,要不然以後就別來找我瞭。”

            尹文海現在真恨當初為什麼去撿這麼一個皮包瞭,裡面的錢一分沒用,反倒將女友給弄丟瞭。想來想去,現在要想挽回小霞的心,隻好找到失主瞭。他來到當初撿到皮包的巷口,希望能看到當時掉車票的人,雖然有人來往,但問瞭很多人,都沒有誰承認掉過這麼多過期車票的。

            等瞭兩天,仍然沒找到人,尹文海真無奈瞭,突然他想起一個主意。當天他制作瞭一塊牌子,上寫幾個大字:尋找丟失車票的人。

            他扛著這張牌子沿著街上走,這一異常的舉動,自然引來不少行人。人們問他時,他並沒有太多的解釋,隻是說撿到去金城市的舊車票數十張,希望能找到失主。

            聽的人都樂瞭,說這人神經有些不正常,有誰還會去要舊車票啊。很多人更是認為他是有意炒作,紛紛嗤之以鼻。但事情往往就是這樣,越不正常的東西,越是容易引起轟動,沒多久,城裡的人都知道有這麼一個怪人瞭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傍晚,正當走得筋疲力盡的尹文海從街上往回走時,一個年輕人攔住瞭他。當問清楚這人正是失主時,尹文這才松瞭一口氣,立即帶他找到瞭小霞。

            小霞問他為何收集這麼多車票,年輕人說,這些車票是他和戀人相愛的憑據,他和女友是在一次偶然的機會相識的,女友是金城市的人,由於相距較遠,他們兩人每天都隻能用電話相互問候,誰有時間,就去對方的城裡相見一回,近一年多來,他們共來往瞭四十次,所以有八十張車票,他們一直將車票保存著,作為見證戀愛的過程。因為下個月就要結婚瞭,他這天專門拿這些車票去找一傢書畫裝飾公司,打算將這些車票貼在一起裝裱起來,作為新婚的永久紀念品。沒想到路上不小心失落瞭,這幾天他一直在想辦法尋找,卻一點消息都沒有,急得他都瘦瞭好幾斤,真沒想到有這麼好心的人,拾到後還專門想辦法找到失主。

            小霞笑道問:“你的女友叫阿靜?”年輕人點點頭說:“對,她叫何靜,你怎麼知道。”小霞當即將包拿瞭出來,說:“車票上寫著呢。”

            年輕人見裡面的錢和車票都在,連聲道謝,並願意將這些錢作為謝禮,但被小霞謝絕瞭。

            尹文海終於放下心來,對小霞說:“這次你相信我不是偷的瞭吧。”小霞笑道:“其實我一直相信你是不會做賊的,但如果我不這樣逼你,你怎麼會想辦法去找失主?”

            小霞這才說出原委,她剛看到車票時,就發現有一些車票上標有一個靜字,可以看出,車票分別是兩個人收集的,立即猜出這是一對戀人相互間來往的信物,因此才有意誣陷尹文海,目的就是希望他能將這些信物還給人傢。在她看來,這對戀人既然能堅持收集這些車票,他們一定將它看得很重,失去這些信物對戀人的打擊是無法預計的。小霞說:“因為我不希望愛留下遺憾。”

            年輕人千恩萬謝地走瞭,還邀請他們到時去參加婚禮,小霞高興地答應瞭。

            尹文海這時才知道小霞的真正用意,想到自己的行為,不由低下瞭頭。小霞說:“幸好你找到他瞭,也沒有給我們的愛留下遺憾。”尹文海問:“如果找不到人,你會真的不再理我瞭?”小霞沒有回答他的話,隻是說:“如果你真的用撿來的錢買瞭戒指送給我,你說,這是不是很遺憾的事?”

            尹文海激動地將小霞擁在懷中,心裡想,這樣的好姑娘,他一定不能讓愛留下任何遺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