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ins id='4lp3q'></ins>

      <acronym id='4lp3q'><em id='4lp3q'></em><td id='4lp3q'><div id='4lp3q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4lp3q'><big id='4lp3q'><big id='4lp3q'></big><legend id='4lp3q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<span id='4lp3q'></span>
        <fieldset id='4lp3q'></fieldset>

        <code id='4lp3q'><strong id='4lp3q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1. <tr id='4lp3q'><strong id='4lp3q'></strong><small id='4lp3q'></small><button id='4lp3q'></button><li id='4lp3q'><noscript id='4lp3q'><big id='4lp3q'></big><dt id='4lp3q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4lp3q'><table id='4lp3q'><blockquote id='4lp3q'><tbody id='4lp3q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4lp3q'></u><kbd id='4lp3q'><kbd id='4lp3q'></kbd></kbd>
      2. <i id='4lp3q'><div id='4lp3q'><ins id='4lp3q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dl id='4lp3q'></dl>

        1. <i id='4lp3q'></i>

            兩個作傢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5

            漢風文學院大禮堂座無虛席。

            院裡請來本市兩位作傢正作講演。

            兩作傢都年逾花甲。一位是年輕時寫散文,步入文壇後從事兒童文學創作,至今在兒童文學園地筆耕不輟的黎平;一位是寫兒歌起傢,成名後轉向小說,近年以散文蜚聲文壇的高風。

            講演結束瞭,全場報以熱烈的掌聲。後講完的高風站起來,拱手成拳報以頻頻作揖。旁邊的黎平也拍著巴掌祝賀。

            掌聲漸漸平息下來。另一邊的院辦王主任焦急地向偏門瞅著,見接瞭個電話中途離場的院長這會還沒返來,站起來說瞭句:講演到此結束。

            離座斜起一隻手臂,作瞭個請的姿式,帶兩作傢從偏門退場。

            拐彎下瞭一層樓梯,是院裡佈置精美的小會議室。一行人進來,王主任仍沉浸在大禮堂的熱烈氛圍之中,微笑著對兩作傢連說:謝謝,謝謝,請他們坐沙發上稍事休息。茶水端來,高風歪頭一看,搖頭一笑。

            王主任問:

            高作傢不喜歡鐵觀音?

            高風沒正面回答,說:換杯青茶吧。

            王主任說:對不起,讓小麗親自去換。

            黎平挺著一頭白發,面對茶幾上的茶水,隔著鼻梁上架的玳瑁眼鏡,顯出隨遇而安的神色。

            王主任招呼說:請用茶。

            兩作傢啜茶。

            王主任委婉地說:午飯時間到瞭,大酒店環境嘈雜,院長的意思是,請兩位在院裡的小餐廳吃頓便飯……話語慢條斯理,露出商量的口氣,明顯征求兩位作傢的意見。

            不必瞭,不必瞭,異口同聲中,一個說,大傢都很忙,一個說,搭夥用餐,最耗費時間瞭。

            王主任說:再忙也得吃飯呀,邊吃邊交談,多聆聽二位的繞梁餘音,說啥也得賞臉喲。

            王主任言重瞭,高風說,真的很忙,學院的熱情心領瞭,說著欠起身子要走。黎平也欠起身子,說:謝謝院長的好意。

            兩作傢執意離開,挽留不住。王主任懇請他們稍坐,接著用茶,叫小麗到一邊,和她耳語瞭什麼,漂亮的小麗心領神會,點著頭匆匆去瞭。

            不一會兒,小麗又轉來瞭。隨她進來的,還有一位女性,胖胖的。王主任介紹說:

            這是院財務室的小玲。

            意思明擺著,讓她把講課費發瞭。

            黎平站起來,小聲問王主任:1號在哪兒?

            王主任跟他出會議室,要帶他去衛生間。黎平擋住他說:我自己去。順其所指,向走廊那一頭走去。

            高風靠在沙發上,在小玲請您簽個名的悅聲中,欠身接過她遞來的單子,掏出插在上衣兜的眼鏡戴上,仔細看起來。

            單子上的內容不多,黎平、高風的姓名,相同的金額,空著的簽字欄。高風卻左看右看,捏著小玲遞來的鋼筆,拔下瞭筆帽,又套上瞭筆帽。漸漸皺起瞭眉頭,密集瞭額上的皺紋。

            彎腰站跟前的小玲,胖臉迅即審視瞭單子,一時不知所措,疑惑地斜睨瞭王主任和小麗。

            高風擱下鋼筆,摘瞭眼鏡,避過跟前的小玲,問一旁站著的王主任和小麗:

            你們有沒有搞錯?

            王主任湊近,看瞭單子說:

            都是國傢二級作傢,按規定造的表,沒有搞錯啊!

            茶幾上,擺瞭盒拆開口的軟中華香煙。高風伸指捏出一支,小麗忙上前,吧噠摁火機點煙。高風抽著煙,舒服地後靠瞭,吐出淡藍的煙圈兒,盯著一圈圈變淡消散。

            單子一目瞭然。王主任小心翼翼地對高風說:

            一點小意思,按規定辦事嘛,當然距講演的實際價值,尚有不小差距。

            無可奈何笑笑,其笑意味深長。

            我不是嫌少!高風坐直瞭,直截瞭當說。

            王主任一愣,如墜五裡霧中,笑容現出尷尬,一時不知所以。

            見他搞不明白,高風啟示他:

            樹上有兩片完全相同的綠葉嗎?

            王主任說:沒有。

            高風又說:凡事總得有所區別吧。

            高深莫測的話語,令王主任調動活躍的思維。

            兩作傢講演各有千秋,卻同樣精彩。群藝館的黎平,常輔導文學青年吧,所舉實例頗多,講得更生動有趣,不時贏得掌聲;文學創研室的高風,側重理論闡述,鞭劈入裡之處,令全場鴉雀無聲,留下大片思考空間。兩位研究員,都是二級作傢,都出瞭四卷本的文集……心中想不明白,嘴上順著他說:

            你和黎作傢,講得各有千秋,風格是有區別。

            高風點著單子,說:

            這就對瞭,怎麼能一刀切呢?

            揣摸他話中所指,王主任卻難以茍同,這……囁囁嚅嚅起來。

            高風的食指,接著點瞭單子說:

            哪怕一元錢的區別呢!我和老黎兄,能計較一元錢嗎?可是沒有區別,堂堂文學院,咱市裡的高等學府,對純文學和兒童文學等量齊觀,有白紙黑字在,傳出去,不知產生何種影響呢!

            王主任恍然大驚,癥結還真在這兒。高風咄咄逼人的口氣,令他想起瞭以童話創作稱譽於世的丹麥作傢安徒生,以武俠小說贏得廣大讀者的金大俠金庸,暗自在心裡爭辯:你這沒水平的論調,倘若傳出去,才不知產生多惡劣的影響呢?盯著高風的方臉和眼瞳,掃視他焗瞭油的滿頭黑發,見那前額及耳後發根,叢生出密集的雪白發茬,不明白他為何一時偏執,鉆進牛角尖。思維轉瞭彎,欲啟示他自拔:

            高作傢,這單子,是院長簽瞭字的。

            高風卻未絲毫收斂,聲調怪怪地問:

            院長簽瞭字的?

            王主任說:是他簽瞭名的……

            高風打斷他話說:那你應該去請示一下院長。

            請示院長……王主任面露難色。

            要不,你去把吳院長叫來,我當面對他說。

            王主任站著,離開也不是,不離開也不是。小麗試圖為頂頭上司解圍,忙給高作傢添水取煙,勸他抽煙喝茶,欲讓王主任把話講完。小玲胖臉顯出不屑,分明在說:堂堂大作傢,怎麼為一塊錢爭執?

            小會議室正冷場,恰巧一男子來瞭,他人沒進來,手裡揚著一張紙條。

            王主任見是門衛室的老劉,迎上去問何事,和老劉一陣耳語,接過他的紙條。

            展開紙條看瞭,王主任眉頭一轉,頓時有瞭主意。見高風把玩手中的煙支,上前給他點瞭火,說:

            好吧,我去請示一下吳院長。

            小麗和小玲留意到,他轉身出去時,似乎是有意,又仿佛不經意,把紙條擱在高風櫃不簽字的那張表單上。

            高風也留意到瞭紙條。他沒直接拿起看。往煙缸裡擱瞭半支煙,擦拭起眼鏡的兩個鏡片,戴上試其清晰與否,趁機斜瞥紙條上的文字。突然,像被蜂蜇瞭似的,他飽經滄桑的方臉,頓時面紅耳赤。略停片刻,竭力平靜,從沙發上站起,沒話找話地對小麗說:

            你們吳院長很忙啊!

            小麗笑說:

            他常常忙得恨不能分身有術呢。

            是這樣的,高風說,大傢都忙,請你轉告王主任,不為難他瞭。

            見他一百八十度大轉變,毅然起身要走,小麗忙說:

            要不高作傢你坐,我去看看。

            不瞭,不瞭,高風說,我記起瞭一件急事。

            小麗說:

            那我去叫小車司機送你。

            不用瞭,高風說著走出會議室,在樓梯口攔住小麗和小玲,不讓他們相送,轉身一階一階下瞭樓梯。

            小麗和小玲站在樓梯口,目送高風漸行漸下,消失在拐彎處。感到他突然轉變態度,其中蹊蹺定和那張紙條有關,嘻笑著跑回會議室,爭相拿起細看。是用門衛室登記簿上的紙寫的,文字不多。

            王主任: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 謝謝文學院在百忙中提供平臺,讓我和莘莘學子有瞭今天愉快的文學交流,面對一雙雙渴求知識的青 春面龐,我深深感到瞭奉獻的歡樂。請轉告吳院長,倘若能尊重我無償講課的習慣,期盼我們在貴院大禮堂再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 黎平,即日。小麗塗瞭彩甲的纖纖玉指頻點著紙條笑說:順手留紙條兒,這招太高瞭!

            小玲說;誰說不是呢,卻向小麗道出瞭面臨的難題:講課費已提出來瞭,是去文創室和群藝館請他們簽領呢,還是退回會計?你操那閑心幹啥呢?小麗把紙條和單子一並遞給她笑說,你把這都交給王主任,讓他去定奪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