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'h90c'></span><dl id='h90c'></dl>

        <i id='h90c'><div id='h90c'><ins id='h90c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fieldset id='h90c'></fieldset>
        1. <tr id='h90c'><strong id='h90c'></strong><small id='h90c'></small><button id='h90c'></button><li id='h90c'><noscript id='h90c'><big id='h90c'></big><dt id='h90c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h90c'><table id='h90c'><blockquote id='h90c'><tbody id='h90c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h90c'></u><kbd id='h90c'><kbd id='h90c'></kbd></kbd>
        2. <i id='h90c'></i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h90c'><em id='h90c'></em><td id='h90c'><div id='h90c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h90c'><big id='h90c'><big id='h90c'></big><legend id='h90c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code id='h90c'><strong id='h90c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ins id='h90c'></ins>

          詭門關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50

              傢宅不寧,夫妻爭吵,原來是誤入詭門關……

              嘉慶年間,青禾鎮的蔣忠仁在鎮上頗有聲望。他兒子蔣緯時年20,生得面皮白凈,斯斯文文,自然惹得許多未婚女子思慕不已。

              這日清晨,兩個媒婆便爭著上門來說媒。這兩個媒婆,一個是給鎮東王木匠傢的大丫頭說媒,一個是受瞭鎮南王員外的托付。

              兩個媒婆說著說著便吵瞭起來,蔣忠仁趕緊打圓場:“兩位請消消氣。這樣吧,我這幾日就給二弟送信,讓他回傢,我們合計合計再作決定。”

              蔣忠仁的胞弟叫蔣忠義,在京城翰林院為官,師從紀曉嵐。沒多久,蔣忠義接信回返。兩兄弟翻來覆去好一通掂量,總算為蔣緯敲定瞭婚事,從諸多人選中選定瞭一位叫謝彩娥的姑娘。

              半年後,蔣緯和謝彩娥便拜堂成親瞭。洞房花燭夜,賓朋散去,勞累一天的蔣忠仁回瞭臥房剛要歇息,忽聽院中傳來“嘩啦”一聲巨響。

              蔣忠仁急忙奔出去一看,隻見天井裡蹲著個人影,正是剛過門的兒媳謝彩娥,她正在哭,腮上還多出瞭兩三道劃痕。

              “娥兒,出瞭什麼事?”蔣忠仁問。

              謝彩娥緩緩抬頭,哭著說:“爹,他打我。”

              “混賬,你給我滾出來!”蔣忠仁登時火起,破口斥罵。

              誰料,蔣緯畏畏縮縮跑來,竟扮出瞭一臉無辜狀:“爹,我沒動手啊。彩娥,你的臉怎麼瞭?”

              蔣忠仁見狀,差點氣炸瞭肺,罰蔣緯跪瞭一夜。次日一早,蔣緯主動找到蔣忠仁認瞭錯,稱今後會好好善待謝彩娥。此後一個月,蔣緯對謝彩娥格外關照,體貼有加,這讓暗中觀察他的蔣忠仁長噓瞭一口氣。

              誰知好景不長,這日入夜,小兩口歡歡喜喜剛進房,眨眼間就鬧得雞飛狗跳。若非蔣忠仁不避嫌撞門而進,猶如打瞭雞血般狂躁的蔣緯定會掐死謝彩娥!

              “孽障,你中邪瞭吧?”蔣忠仁跨步上前,揚手就是一個大嘴巴子。蔣緯沒躲沒閃,被抽個正著,跟頭把式栽下婚床,老實瞭。

              一轉眼,又一個月過去,又是一場打鬧……

              這天,適逢七月十五,蔣忠仁的胞弟蔣忠義帶瞭傢人回鄉祭祖。寒暄之中,見大哥愁眉不展,蔣忠義便支開妻兒細問原委。

              蔣忠仁重重嘆口氣,苦悶萬分地道出瞭蔣緯數次無緣無故毆打謝彩娥的傢醜。蔣忠義聽罷,頓覺難以置信:“緯兒是我從小看大的,品性溫和,謙恭有禮——”

              “別提瞭,愁人哪。”蔣忠仁打斷道,“咱們蔣傢的臉都快被他丟盡瞭。”

              當晚,兩兄弟設宴天井,邊聊邊喝。突然,東廂房又傳來瞭激烈的打罵聲。

              蔣忠仁氣得渾身直哆嗦,他抄起木棍,說:“我非打死這不爭氣的混賬東西不可!”

              罵聲未落,蔣忠仁呆住瞭,起身相攔的蔣忠義也愣瞭神。

              敢情,從房內踉踉蹌蹌奔出的不是謝彩娥,而是蔣緯!

              這回,蔣緯落瞭下風,被抓撓得鼻青臉腫,衣衫破爛。而更令人錯愕的是,謝彩娥並未罷手,披頭散發,雙臂亂舞,模樣兇悍得宛如母夜叉。

              蔣忠義見狀,正欲出手,謝彩娥卻冷不丁打瞭個寒噤,一下子定在原地,一動不動像是丟瞭魂。

              從頭到尾親眼目睹這怪異一幕,蔣忠義禁不住心頭一寒,急問大哥蔣忠仁,此前侄子犯邪是不是都在這一夜?

              蔣忠仁稍加尋思,連連點頭,可不,新婚至今整整半年,蔣緯鬧瞭五次,謝彩娥隻鬧瞭這一回,且皆是每個月的十五日。蔣忠義又問,辦喜事前有沒有動土,蓋屋,或者添置大件傢具?

              “沒有。”蔣忠仁話音甫落,就聽下人小聲說道:“這裡面的跑步聲停瞭。”

              下人所說的裡面,居然是指蔣緯和謝彩娥臥房的門框。

              蔣忠義三步並作兩步奔去,細細查看。下人說,方才,他走到門口,就聽見門框裡有“嗒嗒嗒”的聲音,很輕很小,也很亂。而此刻,蔣忠義的額頭已因緊張、驚懼得滲出瞭冷汗。

              “二弟,究竟是怎麼回事?”蔣忠仁惴惴問道。

              “這門框,是誰做的?”蔣忠義指著框上木紋說,“這不是天然紋路,應該是後刻的。你看,這暗紋分明是一座城門。這是箭樓,這是門閘,這一列是雉堞。你再看這兒,這兒,一,二,三,四……”

              當數到十八的時候,蔣忠義噤瞭聲。與此同時,蔣忠仁父子也驚得頭皮發麻,後脖頸直躥涼風。

              凝神細瞅,那紋路姿態各異,張牙舞爪,像極瞭江湖說書人口中的十八罰惡刑鬼。罰惡刑鬼駐守處,寒星涼月,壁壘森嚴,正是坊間傳說的“鬼門關”!

              “人都說,外行看熱鬧,內行看門道。這門道,就是內中蹊蹺,機關暗道。”蔣忠義說罷,嗓門陡沉,“拿斧子來。我倒要瞧瞧這詭門中到底有何門道!”

              “咔嚓咔嚓”幾斧子砍下去,門框裂開,中間竟然留空,整體狀如閭巷。“巷”中,還藏有兩個高不過半寸的人狀木偶。從形貌看,當是一男一女。

              蔣忠義常年整理史料,涉獵甚廣,閑暇時又最愛捧讀師長紀昀的《閱微草堂筆記》,當即想到瞭書中提及的一個令人心驚肉跳的陰險下作之術:魘鎮!

              把洞房門做成鬼門關,再以偶人做鎮物,下咒每月十五惑人心智,這得有多大的仇啊。如若不是下人心境澄清耳聰目明,碰巧聽見瞭偶人聲響細微的追趕廝打,還不知要鬧到什麼時候。

              愈想愈心驚,蔣忠仁脫口叫道:“這新房隻換過門框,是鎮東王木匠做的活兒!”

              “真是陰毒,可恨!”蔣忠義說著,捏起一個偶人將其腦袋伸進瞭燭焰中。

              蔣忠仁不解,遲疑問道:“二弟,你這是?”

              “心懷鬼胎者,理當去鬼門關——”

              不待蔣忠義說完,蔣忠仁已劈手搶走瞭偶人:“當初王木匠差媒婆登門提親,被我婉拒,聽說他的女兒為此又哭又鬧,還差點尋瞭短見。為人父母,誰能不心疼自己的孩子?王木匠心懷怨懟生瞭歪念,借做工之際偷下瞭鎮物,倒也情有可原。二弟,得饒人處且饒人,咱們就放過他這一回吧。”

              蔣傢的供案上供著一尊體態威猛、驅祟辟邪的玉貔貅,蔣忠仁徑直把那兩個偶人塞進瞭它的嘴巴。

              數日後,蔣忠仁送胞弟蔣忠義一傢回京。剛走出巷口,便碰到瞭病懨懨去藥鋪抓藥的王木匠。

              隻見王木匠滿頭生瘡,臉龐赤紅,如同腦袋插進過柴火正旺的灶坑一般……